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一人食: 14、寿喜锅 4(二合一)(1/8)

    何煦衍喜欢高梨。



    嘶——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高梨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,越想越丢人,人家不过就是对自己好了一点儿、经常来书吧、经常给自己带礼物、每次做饭都夸好吃、还会想着给自己做饭……也、也不能证明什么吧。



    经常来书吧,嗯,人家就不能是喜欢看书吗?



    经常带礼物,正常,他可能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细心体贴的人,也许会给每一个朋友用心准备礼物呢?



    每次都夸做饭好吃……只能说明他会做人?总不能辛辛苦苦做个饭,到头来换一句你做得差劲?



    那么给我做饭……嗨,他大概是礼尚往来!



    嗯嗯,没错,高梨对此深以为然。



    这么想着心里轻松许多,再看何煦衍也不会觉得太过尴尬,而且只要相信了‘好人’设定,何煦衍所有行为就都能得到解释。



    高梨先撕了一支鳕鱼味的猫条,‘喵呜’两声把勾勾吸引过来,随后把沙发上的坐垫扯到地面,自己盘腿坐下,再把勾勾抱到腿上,一边捋毛一遍投喂。



    勾勾大了,是已经满两周岁的成年大橘,拥有神乎其技的进食技巧,一支不到二十克的猫条一分钟就能搞定,挤慢点还不行,上牙就咬。



    像是知道高梨手里还有猫条一样,勾勾吃完鳕鱼味的打了一个哈欠,轻巧跳到地面上绕着她走了一圈,最后停在脚边精准出击,把口袋里另外两支猫条也钩到地上。



    还真是没辜负‘勾勾’这名字……



    太会钩了。



    “属狗吗你……”拗不过勾勾几近‘癫狂’的‘撒娇’,高梨还是把另外两条撕开了,当然,投喂过程定然不会很愉快,而她把锅全都扣到了何煦衍头上。



    谁让他带猫条来的呢~



    看着他忙碌的背影,高梨心中没由来地委屈,好像有很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有开心的有不那么开心的,唯有一种她可以自己辨得:儿大不由娘!儿要跑了哇!!



    才见过几面呢?这就要跟人跑了。



    虽然只是她的臆想,但勾勾收受|贿|赂,高梨有理由相信她会臆想成真。



    啧……



    他又不是你爹,跟爹走也就算了,跟叔叔走算怎么回事呢?!

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

    大概是‘怨气’颇重,‘哼’的声音有点大,加上何煦衍本就心不在焉一直竖着耳朵,听到后立马放下菜刀三两步走过去:“怎么了?是不是饿了?”



    他说话总是温柔的,尤其是对高梨,从咬字到吐息都很轻,每每听到他的声音都能感到放松。比如此刻,先前那点莫名其妙的委屈早就消
本章还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>